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;

无,名天地之始;有,名万物之母。

故常无,欲以观其妙;常有,欲以观其徼(jiao)。

此两者,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

道是可以阐述解说的,但是并非完全等同于浑然一体,永恒存在,运动不息的大道;道名也是可以命名的,但是并非完全等同于浑然一体,永恒存在,运动不息的道之名。

无,称天地的初始;有,成万物的本源。

因此,从常无中,将以观察道的微妙;从常有中,将以观察道的边际。

这无,有二者,同出于道而名称不同,都可谓玄妙幽深,玄妙而又玄妙,正是天地万物变化的总源头。

个人认为随着时空的推移,真像只能越来越模糊甚至沉入过海。就像爆炸一样,离得越远的物体越难找到源头。